登录  
陶山老妖的博客
  个人资料

用户:陶山老妖
网名积分:1500
实名积分:1500
博客等级:0
博客访问:732377
关注粉丝:26
  好友
暂无好友
  正文
李大清回忆文集——11,血沃赵官寨 2017-12-7 8:13:00 类别:文学

血沃赵官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回忆在赵官寨狙击战中牺牲的六十二勇士

 

   “七·七”事变爆发后,我党高举起抗日救国的伟大旗帜,领导八路军、新四军奋勇地向敌后挺进,广泛地开展抗日游击战争,创建了一个又一个敌后根据地,是抗日武装力量在敌人后方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,迫使日寇侵华的铁蹄踏到武汉、广州以后,就再也不能狂妄地向前迈进了。

由于抗日行驶发生了重大变化,日本帝国主义在灭亡中国基本方针不变的原则下,停止了对正面国民党战场的进攻,把攻击的锋芒指向敌后我抗日根据地。处于这艰苦抗战的困难时刻,国民党反动派置国家危亡于度外,在日寇的政治诱降下,为消灭我党及其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,他们杀气腾腾地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,在我陕甘宁边区、山西和冀鲁豫地区调集了大批顽军疯狂进行反攻活动和军事挑衅。为了保护抗日力量,巩固敌后抗日根据地,打退国民党的反共高潮,我华北八路军总部根据党中央的只是,集中了冀中、冀南和冀鲁豫边区的一些部队,组成了讨逆指挥部,讨伐国民党在华北冀鲁地区罪恶昭彰的顽军石友三部。下面是我对在讨伐国民党顽军石友三部的一次战斗中,与日伪重兵遭遇,为掩护我卫河支队转移,以孙树声为代表的六十二位勇士,在赵官寨狙击敌人,最后全部壮烈牺牲的追忆。

卫河支队是1938年有鲁西北地方党在临(清)西发动群众组织起来的一支地方抗日武装部队,以后又与冠县、莘县地方武装部队合并,到1939年底,经整编扩充为三个营两千多人的正规部队,1939年秋,我从八路军三八六旅十八团调到卫河支队当政委,支队的其他领导同志有司令员郭英、副司令员于笑虹、政治部主任王剑桥等。

1940年春节前两天,我们奉讨逆指挥部的命令,由临西开往威县,参加讨伐国民党顽军石友三的战斗。我们赶到威县以北与冀中、冀南部队会合,经过几天战斗,使顽军是有三部在遭到沉重打击后向南溃逃,在临西下堡寺、项城骨之间又遭到我军的追歼和包围,顽军溃败着流窜到邱县以南、曲周以东的侯村、吕洞阁地区,与邯郸、大名等地的日寇勾结。当我们追歼到侯村时,驻邯郸的日寇出动了三千多人掩护石友三部南逃,扫荡攻击我八路军。此时,我主力部队必须两面作战:一面对付日寇的扫荡,一面追击消灭顽军。为了配合大部队彻底歼灭顽军,指挥部又命令我们返回临西与香城固一带,坚持敌后根据地,分散牵制日寇扫荡我主力部队的力量。我们于正月十二日进到香城固时,威县、临清、广宗、邱县、馆陶五个县的日伪军也先后出动,妄图合计消灭我们。我们与威县、广宗出动的敌人接触角战后,便连夜向东南转移到馆陶县的王草厂、暗雷在一代。经过十多天在雪泥中日夜的行军打仗,部队很疲劳,身上带的干粮早已吃完,我们决定在这里买粮做饭,稍作休整,以便应付意外情况。

拂晓,寒风刺骨,无边的原野笼罩在茫茫的雾霭中。这时我们突然发现临清出来的敌人从北面,邱县出来的敌人从西面,馆陶出来的敌人从南面偷袭包抄过来,正在形成合围圈,企图一举歼灭我们。处在三面强敌,一面背水的我包围中,我方的情况是十分危急的。为了摆脱险境,我和副司令员于笑虹同志紧急商议决定,部队分散突围,一路由常年活动在该区的二营营长刘墨卿,教导员杜平率领本营,利用熟悉地形的有利条件,向东北面顺着卫河堤从敌人合围的空隙中交替掩护穿插到敌人背后,打击牵制敌人,分散敌人包围我大部队的注意力;一路由支队领导,率领机关和三营(缺十连)向南迅速地突围出去;并决定由三营教导员孙树声、十连连长王德林带领十连,抢占赵官寨,掩护我大部队顺利突围,任务完成后向西南撤到浅口与我们回合。

此时,天已大亮,晨雾尚未散尽。我十连指战员组成了六十二人的突击队,有教导员孙树声、连长王德林率领迅速奔向赵官寨,经过一场激烈战斗,把由馆陶出来刚进到村里的敌人赶了出去。指战员们抢占有利地形,构筑工事,做好了坚守的准备。這時敌人听见枪声,以为我们由此突围,便一起向寨子围拢而来,不一会便把整个村子围得水泄不通。敌人疯狂地向村里发动进攻,机枪、大炮吼叫着。喷射着火舌,子弹像雨点般地冲刷着摘自,炮弹不停的爆炸,整个村庄都被硝烟吞没了。我六十二位勇士凭借着有利地形,沉着勇敢地狙击着敌人的进攻。村里村外,枪声、炮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,震耳欲聋,敌人的疯狂进攻被勇士们击退了。赵官寨像一块磁石,吸引了大批的敌人,与此同时,我们的大部队则在其他地方顺利地突围转移。

两小时后,透过浓黑的硝烟,只见一片黑压压的敌人又从四面像恶狼一样窜出来,向我坚守在赵官寨的勇士们扑去,勇士们陷在重重包围之中,为了争取时间使大部队能避开恶敌,顺利的转移出去,他们顽强地坚守在阵地上,与敌人展开了浴血奋战,打垮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。战斗相持到中午,敌人在地面进攻失败后,恼羞成怒,又调来两架飞机在村子上空盘旋寻找目标,疯狂地轰炸和扫射,使我勇士们遭到很大伤亡,坚守的阵地也相继失守。最后他们转移到村内一家地主庭院里一座叫兼顾的小楼上,借助楼层抗击着敌人的进攻。

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际的流云,映红了勇士们坚毅的面容和疲惫的身躯。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,子弹、手榴弹、炸药包都打光了,他们就用砖头、瓦块还击敌人,他们已把步枪上的刺刀擦亮上好,准备和敌人展开肉搏战。从清晨到傍晚,连续十几个小时的战斗,勇士们打退了敌人数十次进攻,共毙伤日伪军五百余人。望着楼房前那些横七竖八的敌人尸体,勇士们露出胜利的微笑,他们估计大部队已突围转移出去了,自己的狙击掩护任务已顺利完成,他们在用鲜血和生命实践着心里早就立下的誓言: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,一息尚存,战斗不止。

看着久攻不下的小楼,残暴的敌人使出了更毒辣的手段。在日寇的指使下,一些伪军拆民房,搬草垛,在小楼四周堆上了许多木头和麦秸秆,又浇上汽油,纵火焚烧。火借风势,片刻功夫,楼房四周已是一片火海,无情的烈火夹带着滚滚浓烟,扑向楼房,扑向坚守在楼房里的勇士们。楼里的残窗断壁烧红了,大梁、楼板燃烧着,噼噼啪啪地断裂、倒塌,我英雄的指战员们,面对火海毫无惧色,他们早已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,他们把枪支砸坏,为保持中华民族的高尚气节,高呼着“共产党万岁!”,一个个奋身跃入火海。

银色的月光洒满大地,仿佛给为国捐躯的勇士们盖上一层乳白色的轻纱;阵阵夜风吹过庄外的小树林发出呜呜的声音,仿佛在为壮烈牺牲的勇士们哀悼。垂头丧气的敌人在长官的驱赶下,胆怯地端着枪东挑西戳,开始搜索焚烧以后的残墙断壁。

“八路!八路!”一个从地下暗室里窜出的敌人大声怪叫起来。原来是在敌人纵火前,就已转移到楼房地下暗室的我五个重伤员被敌人发现了,魔鬼们欢喜若狂,扒开地下室,把刘振山、程万里、张思俊、王凤云、小巧用担架抬出来,扔在一间破房里。躺在烂草堆里的战友们,在昏睡中呼唤:“教导员、同志们,你们在哪里?”一会儿,伪军宪兵队长李东先走进屋里,在程万里身前,用力摇晃着他喊:“表兄弟,你醒醒,醒醒!。。。。。。”李东先殷勤地诱劝程万里投降,只见程万里挣扎着用尽全身力气一巴掌打在李东先的脸上,李东先捂着脸狼狈地溜走了。随即他叫两个伪军端着一碗捣碎的蒜泥,糊在五个伤员的的伤口上,绞心的疼痛折磨的他们一次次昏死过去。不长时间,李东先又进来向五位伤员喊话诱降:“只要你们说出不再当八路军的一个“不”字来,就给你们治伤,愿回家也行,不然的话就杀头!”只听见程万里在昏迷过后短促地说道:“野兽们,你们的阴谋绝不会得逞!”

第二天,敌人用担架把五位伤员抬到赵官寨南边的空地上,准备下毒手。

十八岁的程万里失去了左脚!

十六七岁的刘振山、王凤山、张思俊肩膀上、腿上到处露出了伤痕,有的失去了手臂!

不满十五岁的营部通信员小乔溃烂的伤口还流着鲜血!

敌人把抓到的乡亲们也赶到这里。李东先陪着手持洋刀的日寇军官凶相毕露地走向伤员。

“表弟,你想好了吗?”李东先问。

“瞎眼的刽子手,想杀就杀,要砍就砍,不用费话!”程万里大声地回答。

日寇军官凶神恶煞似地把手一挥,头一摆:“死了死了的!”又向小乔走过去:“噢!小八路,你的为什么当八路的干活?”小乔响亮地回答“为打倒日本鬼子,消灭汉奸卖国贼!”听到这一回答,敌人气急败坏地狂叫:“统统的杀!”在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打倒汉奸卖国贼!”的高呼声中,我们这五位可爱的小战士光荣地就义了。

六十二位勇士壮烈牺牲至今已有四十多年了。他们血沃赵官寨,为了我们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壮烈捐躯的情景,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。打开追忆的影集,我清楚地记得,除了前面所介绍的几位烈士之外,他们中还有教导员孙树声、连长王德林、排长张学传、满林合、班长张连珍、翟风义、战士马青山、王泽民、温长善、赵新录、赵新安、石好贤、程金池。。。。。。。

亲爱的同志们!昨天你们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,洒下了满腔热血,浇灌在祖国的大地上,培育出胜利的花朵,我们子子孙孙是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。今天我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踏着你们的血迹,朝着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继续奋勇前进1

 19831226   于济南

阅读(124) | 评论(0) | 转载(0) | 举报
评论
暂无评论
我要评论:

匿名评论  


大师网博客 | 注册须知
电话:13603119508  电子邮箱:zgxqds@126.com    © 2006,版权所有(中国象棋大师网)    冀ICP备06022471